在雨中踮着脚用肩膀、头顶着他,用手撑着他,持续2个小时,我腰酸到不行,手举到抽筋,左边肩膀以下完全没知觉了。
那人救出来了,最后还是死掉了。想想我那沾满血的衣服,我就不想要那衣服了。
放一张照片先,还有三张觉得血太多还是传到校内去吧~~

带血的眼镜

DSC00294-2

明天又要去殡仪馆做尸检。19号才被迫去了一次,站在尸体旁边还猛对他拍照,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我一直用衣服捂着脸才不至于晕倒。不知道明天感觉会是怎么样,我想拉个人和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