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更新博客了,因为最近一直在思考几个问题:离别的感受,死亡的感觉,活着的意义等等,我在酝酿一篇很长的文章。

6月26日返校,又见到了那熟悉的同学,见到了那熟悉的老师,吃到了那熟悉的夜宵,睡在了那熟悉的双层床,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亲切。

可是这个熟悉的环境即将不属于我们了。

大家都丝毫没有表现出离别的伤感,仍然像以前一样说说笑笑,吵吵闹闹,而且多了一份包容,一份热情,一份珍惜。28号晚上刘洋请客吃饭喝酒,29号晚上的茶话会,30号上午的集体照,大家都是那么兴奋。贴上几张照片(点击放大)。

attachments/200808/id311/01.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2.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3.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4.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5.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6.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7.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8.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09.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0.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1.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2.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3.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4.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5.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6.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7.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8.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19.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0.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1.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2.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3.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4.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5.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6.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7.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8.jpg  attachments/200808/id311/29.jpg

30号晚上散伙饭!都清楚这将是最后一次全员到齐的聚餐了,都知道会喝个烂醉。该发生的如期发生了。只不过很不幸,我发现我现在喝不了多少酒了,不是醉,而是想吐,才1瓶下去就不行了;我很难过没有陪大家一起醉。这餐我吃的不太满意。但是也因为我没喝醉,脑子是清醒的,我看清并清楚记下了那最后感人而难忘的一目目,当晚没照相,也只存在这些仅存脑中的记忆了,无法描绘却又那么深刻。其实也应该要有些人不醉,不然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也幸亏还有10几个清醒的,之后的活动才能顺利进行。后来去唱歌,在KTV我被迫抽了几口烟,很难受。

7月1号早上6点,打的回寝室了,睡觉!虽然很累,可是不太想睡,心想可能这是最后一次和同学一起睡在寝室里了,我们的青春从此告别,那些难忘已经成为回忆。当我们老了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这些照片,再来追忆青春,那是怎样一种悲伤?当想到自己即将离开人世,那又是怎样一种不舍?

正好还有点入党的事没处理完,叫我9号10号再去学校办理完,正好小刚也到学校办理档案的事,我们有幸再次睡到了寝室,而这一次真的就是最后一次了。10号晚上,我趴在床上,望着对面的小刚,发呆发了半个多小时,脑子里还是想的那些离别,我很舍不得这些青春,我们真的老了,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我们。虽然不服老,但是年龄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做那些年轻的事情。11号上午,我们彻底不能再睡了,大一的师弟要搬进这个寝室了,我们被赶出去了。

后来还去了几次学校,但是都只在行政楼就止步了,只是去办理一些材料而已,或者帮同学搞政审。

当告别学生身份后,才发现原来最美好的就是学生阶段,可惜当我们发现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人生总是这么遗憾,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此处可以借用大话西游里面的那句经典“曾经有。。。。。”。想想这么多好朋友马上就见不着了,或者不可能再到齐了,想想曾经那段战斗青春,我哭了好几次,那最后的晚餐哭了,回家后晚上睡在床上也哭了。这不是第一次毕业,但这是第一次觉得如此难过。因为这个学校的特殊性,决定了我们必须天天睡寝室,必须天天去上课,必须一起搞训练,必须所有活动一起参加,打架都一起打,也就早就了我们在一起而培养出来的那段感情,这不是一般的大学生之间所能有的,这份难过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现在在想着将来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把所有的同学都喊齐,大家再海喝一顿,再唱一曲《兄弟》。


7月1号下午回家,妈问我:“你发现家里少了什么东西没有?”我第一反应是少了什么桌子柜子之类的,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虎子不见了。“已经把它丢掉了!放生到岳麓山了。”妈说。我呆了几秒钟,但又很快装作没什么事,其实心里很难过。我在担心它的生活会怎么养!本来它就有病,背脊上烂到毛都掉了;它吃什么,它睡哪里,下雨它怎么办,会不会有人打它,会不会被人抓走了,会不会….我还和77说过要到山里去找它,但终究由于某些原因没去成。虎子,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你还获得快活,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你仍然是我的虎子!

我现在能怀念的只有这张照片了,后悔我原来没给你多照点。这张照片还是去年宝贝要看你的时候给你照的。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


18号早上,妈接到一个电话,“啊”了一声,我已感到似乎有些什么不对,但是一下又失去知觉继续睡着了,妈妈出去了。我的想法是妈妈跳舞去了。大概过了10多分钟,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我妈打来的,“外婆死了,你快点来咯”。妈妈是一边哭一边说的。接完电话,我一片木然。没想那么多,穿好衣服裤子马上跑下去了,脚上是拖鞋,也没漱口洗脸。从我家到外婆那也有一百米距离,这路上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只是赶快过去。

到外婆家,外婆就躺在门口,救护车也已经到了,要抬到担架上。其实这个时候外婆已经死了。抬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很重,抬不起,看来老人说的尸体变重是真的。我一手托脚一手托背,另外一边那医生也在抬,我妈也在帮忙,三个人好不容易才把外婆抬上担架。这过程中我摸到了外婆的手臂,才死了不久,虽然手臂外表这层肉还是软的,但是里面的那层肉已经开始变硬了。到医院后也是我帮忙抬下担架然后抬上另外一个推车的,那种变硬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尸体,也许是我的年龄的缘故,我完全不怕。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接电话到送到医院的情景,包括外婆倒在地上的样子。

其实在17号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外婆死了她自己是什么感觉,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她就走了。

其实我现在还在想这个问题:“人死了是什么感觉?他还能思考吗?还能知道那种死亡的滋味吗?”当然这个问题是没人能回答的。

人都会老的,都会要死去。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老了后,即将死去的时候是怎么想的,至少现在我都觉得挺可怕的,我觉得这世上的美好我还没看够,永远也看不够。我想要看到社会的发展变化,看到子孙的成长,子子孙孙的成长。

我也想到了妈妈。现在有点不想去江西了,我觉得还是留在长沙好,我想要多陪陪妈妈。从小到大,是妈妈给了我最大的照顾。家里条件并不好,妈妈仍然极力满足我的要求;妈妈是个善良朴实的劳动人民,那双苍老的手就是铁证。我总感觉我能为妈妈做的太少了,而现在又将离开她了,确实舍不得。也许我能做的就是让妈妈过的开心点,生活轻松点,然后再多出去旅游,妈妈也是个哪都没去过的。妈妈您辛苦了这么多年了,应该休息下了!写这里的时候,眼泪已经出来了。

死去是必然,这个无法逃避的现实也让我有些消极,要是人不出生就不会有离别伤感,就不忽悠哀思追忆,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了。可是人类一代一代的繁衍着,这种伤感每天都重复着。反过来想,人活在世上到底为了什么?什么都不为,为世界的发展做贡献而已。

我现在已经差不多过了1/3辈子了,而我记忆中只有大概12年的印象和很小时候一些零碎的记忆。接下来的时光虽然记忆能够保留得更完整,但是那都不是最好时光了,青春才是最美好的!剩下的时光更适合来回忆以前的日子。既然还活着,那就好好活着,做好该做的,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