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两个文字新闻和一个电视台新闻

http://jiangxi.jxnews.com.cn/system/2010/06/09/011402154.shtml
http://news.jxgdw.com/jxsh/1328487.html

视频从31分38秒开始
mms://movie.jxgdw.com/jxtvdb/2tao/dsxc/dsxc20100608.wmv

我当时就在这辆客车上,我很庆幸我现在还能写博来记录这件事

上面的新闻描述基本符合我看到的情况。我看到了撞击前的整个过程。
昨天我休息,吃完午饭,我和两个同事一起搭车去南昌,在离单位2公里的温家圳三岔路口等车。一辆从抚州开往南昌的金龙大客车看到我们在等车,向我们招手,还大喊“有位子有位子”,于是我们三个飞奔上了车(当时下了雨)。上车后才发现其实已经没位子了,售票员拿出三个小凳子,我们坐在过道里,我们都坐得比较靠后。
我清楚地记得上车时我看了车上的钟显示12:29,我还在算着大概2点我能到汽车站,然后也许可以买得到3点钟南昌去长沙的车票。车上有电视看,但是我完全不敢兴趣,我没东西可看,只能看着前面。

这个国道双向只有两个车道。当车行驶到一个弯道时,我看到对面车道怎么有两个车头并排走,一个蓝色的货车,一个红色的半挂车的车头。我感觉不对劲,那个红色车子好像车头打滑,朝我们这边这个车头甩过来了。我再仔细想看个明白,果然没错,那个红色半挂车甩过来了,而且此时几乎整个车头已经横过来了。我们的车子离它越来越近,我知道完了。然后看到红色车头又朝右打了方向,车头转正过来了。撞击的过程我就没看到了,两车相撞的时候我闭了一下眼睛,然后只感觉到车子受到了猛烈地撞击,翻到右边的农田里了。车子停下来了,我还活着,赶紧往窗外爬。我们三人都还活着。下车后,同事又爬到车里帮我找笔记本和眼镜,可是眼镜没找到。我发现我两个手上还有头上很多伤口,满身的玻璃,很多伤口里都有玻璃,我小心的一点点把玻璃弄出来。眼镜找不到就算了,我们三人赶紧往公路上爬,其中一个同事指着客车左边靠后那个位置说,那个人可能挂了。我看到他身子耷在前排座位上,手垂在边上,一动不动。他就坐在我左边的左边。至于最后这个人情况怎样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爬上来后,我看到路边地上躺着一个人,但是我没戴眼镜,看不清具体情况了。后来听说他手都没了,肚子都穿了。我们找到边上一个施工地里躲雨,等待救援。此时才12:37左右。从我看到那个红色半挂车到相撞也就是4秒钟的时间。

在去医院路上,我才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还算好,有两个直径6毫米左右的口子,肉被玻璃戳开了,肉都翻出来了。其余都是玻璃划伤,伤的不深。我们三个手紧握在一起,庆幸自己还活着。

去医院清洗了一下伤口,把玻璃基本都挑出来了,照了CT,确定没什么大问题。随便挑了10多个人群发了条短信,告诉大家“我还活着”。我特怕打针,做皮试的时候把我痛得叽叽地叫;打破伤风针本来要打屁股上,结果那医生差不多打到我要上了。交警给我做了个笔录,我想我的笔录应该有很重要的作用。其实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医生就给我开了瓶红药水和一包棉签,以前这种伤都不止这么点药的。
自然不会回家了,先在单位休养吧,等伤完全好了再说。回单位之前,先到县城里配了一副和原来一模一样的眼镜。

晚上回到寝室,随便冲了个澡,把头发里的玻璃清理干净,然后打开笔记本上网跟大家报个平安(我发现本子变形了,放不平)。然后打了几个电话,简单聊了下。晚上睡觉不敢翻边,手一直放在被子外面,两个伤口一直在流血。
今天起来后发现原来不止手上额头上有伤,原来头顶有,脖子有,左边肩膀有,右边屁股以及右脚膝盖和脚踝处,都是撞伤和压伤的。现在是一身痛。

交通事故现场我看过,那些比较恶心的事故现场照片我也见得多了,所以当时爬出车子,再看车里面场景的时候,没有觉得特别不适,只是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一刻看到那个红色半挂车,我想,完了。今天我回想了不下20遍,当两车以很快的速度接近的时候,就像是电影里的撞车场景一样;又像是在玩过山车一样,我心里清楚地知道下一秒将发生“震撼”的事情。有人说撞击的时候,心里会想很多事,我还真没想什么,我闭了一下眼睛然后马上张开了,我只发现自己一直有知觉。我还活着。

经历过这事才真正明白,死亡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谁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否还活着。也是这事让我看淡很多,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了,活着比什么都好。事后我也在想,如果我真的死了,估计很多人朋友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我家人和这些朋友又没有联系。
现在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次生命,从此我把6月8日作为我的生日。
谢谢大家的关心,不管是短信还是QQ还是电话。
珍惜生命,活着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