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不为吐槽,只是就事论事,只是希望橘洲做成一个更好的音乐节。

橘洲音乐节今年已是第四届了,我这是第二次看,谢谢阳阳让我到此工作,虽然第二天我确实没怎么工作,如果第二天真要自己找个工作,以我在园内溜达了七八圈来看,我就只能陪左宁玩沙婆子了。有幸混入工作团队,发现工作人员确实是想当辛苦,事情繁多且杂乱,从早忙到晚,阳阳更是8号晚上只睡了一个小时,辛勤的志愿者们亦是如此。

今年的橘洲,从阵容上来说,过度流行摇滚不足,临时赶来救场的拯救茉莉说,看了一下演出名单,没一个躁的。其实躁的还是有,第一天的芬兰乐队DEAD SHAPE FIGURE确实不错,只是乐队很躁,人群中躁起来的人数也就大概10人,第二天也就拯救茉莉很躁。过度流行导致的问题就是,前面挤了一大帮子苏打绿曲婉婷脑残粉,从下午2点多挤到晚上12点,然后很多人没动过、没喝水、没吃饭,加之前面很挤很热,很多人都虚脱了,曲婉婷上台前我在前台,我不知道我拉了多少人从前台爬出来,当然也有很多人实在是被挤得要怀孕了赶紧自己爬出来了。而那些叫嚣着要看曲婉婷的,差不多90%都只会“我婶婶的脑海里”这一首吧,那些叫嚣着要看苏打绿的,基本只要小情歌,可人家吴青峰似乎都说过多次不想唱这俗歌了。而第二天因为只有一个王若琳属流行,这个情况似乎好一点,看微博上网友反馈,普遍反映第二天比第一天精彩。过度流行也和长沙目前这个演出环境有很大关系,号称娱乐之都,娱乐就是流行,流行就是娱乐。
而回过头看看之前的三届,阵容绝对比现在摇滚,微博上看到有人评论:“橘洲音乐节已经由摇滚音乐节变为彻头彻尾的流行演唱会了”,“明年橘洲音乐节就可以分区域摆座位了”。

过度商业。从园内那么多展位可以看得出主办方两家媒体的宣传和招商本领真不是盖的,估计国内音乐节能招到这么多商家的只有橘洲了。招商没错,但是做得有点过,那些卖房子的怎么也掺和进来了?还什么橘洲购房节。于是微博上有人吐槽,明年可以再加一个橘洲美食节了。音乐节还是招一些和音乐有关的吧!

工作人员不尽职尽责是个大问题,特别是那些重要岗位的,那些直接影响到演出质量的。这是一个态度问题!也难怪吴青峰会竖中指,会在微博吐槽。逃跑计划毛川也有同样的遭遇,他微博上写彩排是白费,调音师是电工出身。灯光摄像和调音不到位,这个,算是能力问题吧!只能要求这些师傅提高职业技能了,或者换一帮熟悉音乐节演出的师傅。

看得出部分艺人演得不开心,苏打绿和逃跑计划就不说了,人家都直接发微博吐槽了。南无乐队,帅哥张硕跳水时,直接就摔了下去,时间不到1秒;弟弟舞没几个人跟着跳;芬兰乐队,主唱跳水,跳了不到2米,然后就没人接应了,幸运的是他还没摔下去;逃跑毛川,冲到台下时,有个傻逼警察指示他回去;拯救茉莉见台下躁不起来,似乎很无奈,草草结束;dude乐队因为人气问题而调演出顺序;郝云唱“逃跑的木偶”时本来有一段给观众唱,然后他再接回去,结果观众没什么人响应,于是就直接结束这首歌,唱“结了”的时候,观众也没什么人会唱。

我不反对音乐节加入流行歌手,但是拿一两个流行歌手撑票房,然后加几个比较一般摇滚乐队来凑数就做得过分了,于是今年小清新完胜摇滚党;我也不反对商业化,音乐节如果不赚钱就可能做不下去而被淘汰,但是一些毫不相关的商家就算了吧,而且一些理念完全不一致的商家也来,到处发放垃圾广告,造就了一个橘洲垃圾场!

今年的橘洲,最大的优点,一是终于没有冠名了,希望以后也不再有,但是还是希望把“国际”两字去掉吧,虽然海报上没有文化衫上没有舞台上没有,但是其他很多标志上还是有,国内这种“国际化”的音乐节也许仅此橘洲一家;二是检票已经做的很不错了,逃票的不多;三是宣传很到位,票居然卖光了;四是园内见到的警察少了很多。

我认为目前长沙急切需要一场迷笛了。贵阳那么偏僻交通不便,都有那么多观众,以长沙的交通区位优势,吸引外地迷笛铁托过来不是难事,至于具备娱乐精神的长沙人民即使不认识那些阵容上的任何一个乐队,也会有一大批过来凑热闹的人的;配合音乐频道(听晨报的人都是这么称呼的)这样的媒体,对本地进行宣传招商也不是问题。然后就是解决政府问题场地问题和投资方问题了。
需要迷笛,更多的是来改变一下长沙人对音乐节的概念,以及摇滚的玩法。不至于有人从进场一直在第一排傻等到最后一个乐队,摇滚是包容的,喜欢金属的也可能喜欢民谣,喜欢就往前面凑一点,去POGO,也可以在后面静静听;不至于大家把POGO党当做妖怪来对待,好多人看到人家POGO都觉得好神奇,使劲伸长脖子往里看热闹,不至于有人看到POGO党扬起沙尘而无理谩骂;不至于警察保安人员看到有人要跳水或者爬上栏杆甩头而立刻制止;不至于那么多商家发放充气棒;不至于那么多人挥舞着荧光棒或者充气棒。
迷笛做到长沙来,估计迷笛本身也有这个想法,我期待着!